绵阳灵通电讯设备有限公司

顶级梦幻之作《尸案密码》,高调登场,惊喜不断

发布日期:2023-10-29 23:57    点击次数:133

第十章 失踪者

小庄被土坡上面悬吊着的红裙子吓坏了,从摩托车上跳下来噌噌噌下了马路拉着我往上走,“真他妈的邪气,大半夜的撞鬼,龟爷,还不走,等鬼吃咩?”他硬拉着我往马路上扯。

我没有听他的话,回头看着土坡上悬挂在树上的女人。女人晃动着,张牙舞爪,像极了电影里边午夜出游的鬼魅。

悬挂着的红裙子突然发出一声阴沉的低鸣,“救——命——”

这声音幽怨幽怨的,藏着股勾人魂的气息。

这话吓得小庄面色大变,直接抱着我便冲上马路。我觉得小庄夸张了,伸手推开小庄,重新跳下马路,顺着土坡往上跑去。小庄见到我这么不怕死,撕心裂肺地喊道:“龟爷,我日你奶奶,你这小子是不是喝多了?那吊死鬼邪门得很,你不要命了?”

我已经跑到土坡上,老松树的的确确悬挂着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她并非小庄嘴里说的吊死鬼而是活生生的一个人。我见这个女人还有一口气,赶紧顺着树干爬上去把她给松解下来。女孩看上去年纪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灰头土脸,浑身脏兮兮的。我把她弄下来后,她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他想杀死我,他想杀死我——”

她晕了过去,我抬头看了一眼悬挂女孩的绳索,那是一根黑色的麻绳,手指般粗大。我低头看了一眼女孩,女孩不知何时居然伸手搂住了我的右脚腕,她是怕我走开吗?我环顾四周,不远处一森茅草中突然出现一条黑影,黑影藏在莽莽茅草里边,一双亮晶晶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老松树这边看。我发现他后,他也看到了我,一转身溜进了后面的茅草丛。

我要去追,已经来不及。

女孩命还在,气若浮丝,我只有把她背起来往土坡下边走去。小庄看到我把悬挂在树上的“女鬼”背下来,吓得瞠目结舌,颤着声音叫道:“龟爷,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

“别呱呱了,这是个大活人,不是你说的吊死鬼。”我朝小庄骂道,照他刚刚那副德行,我身后这女孩只怕已经给吊死了。听了我的话,小庄伸手摸了摸脑门,跟着过来检查我身后的女孩。摸了摸女孩的脉门,他叹了一口气说:“脉搏很弱,赶紧送县人民医院去。”

我和小庄救了红裙子女孩一事很快传到老刀他们耳里。老刀带着杨彪、马寨两人来到县人民医院,他们将我和小庄赶出女孩的病房。女孩已经缓过来,但她还没有清醒。我不知道老刀他想对女孩做什么,心里担心,却又无法阻止。

我和小庄站在病房外面,马寨看着我们俩。老刀和杨彪则在病房里边和女孩相处。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女孩的哭声。这哭声让我难受,我想撞门进去看个究竟。马寨横手把我拦住说:“别紧张,这个女孩一个月前在我们县失踪了,我们之前一直以为她已经被害。”

听到这话,我和小庄互相看了一眼。过了一会儿,老刀和杨彪才从病房里边走出来,他们俩看都没看我和小庄一眼,急急匆匆地走了。马寨跟着也走了。我和小庄推开病房的门,女孩捂着脸靠在床头呜呜痛哭着。

“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一个大姑娘,有啥好哭的?”小庄说了一句。

女孩哭得更厉害,她自责地道:“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他就不会出事了。”

她说着奇怪的话,我不明白她口中的“他”是谁?但我没有问,女孩太伤心了,这种时候,我想,还是让她自己好好静一静吧!我招呼小庄一同离开。小庄似乎挺在意这个女孩,眼珠子不停地在女孩身上游弋,我叫他离开,他还有点舍不得。

说实话,女孩经过护士的梳理照顾,模样看上去的确挺漂亮的。面对女孩那张清纯可爱的脸蛋,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和这个女孩似乎在哪里见过。

第二天一早,小庄拍门把我叫起来,他说我们昨晚从马路边救回来的女孩被老刀他们强行带回公安局去了。我跟着小庄来到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室,站在门口,我听到老刀在里面骂道:“小姑娘,你他娘的跟你老子一样,满嘴大话。昨晚你明明告诉我绑架犯的地址,我带人去抓捕,结果被你摆了一道,你根本没有告诉我绑架犯的真实地址。”

“小小年纪是何居心?”马寨帮腔骂道。

“你们不可信不可靠,你们根本不可信不可靠,我爸就是被你们害的。”女孩哭着说。

“胡说八道,你爸他一意孤行,自己弄丢了自己,关我们什么事?我早就劝过他了,让他别去马王岗,他硬要去,他根本不懂那块地的凶险。”老刀怒斥道。

女孩哭道:“你们根本就不会帮我们,你们只顾着自己,反正我不会相信你们。”

“你这丫头,死鸭子嘴硬,我现在给你两条路选,一是我把你关在这儿,二是告诉我绑架你的那个人在哪?他是何居心?”老刀说完,女孩抹了抹泪水,然后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一旁的杨彪看不过去了,扬起手就要给女孩一巴掌,“你这死丫头,看我不把你给打死。”

“住手。”我叫了一声。

杨彪收起手看着我笑道:“你来凑啥热闹?”

“人是我救回来的,敢问一句,她失踪的时候,你们在哪?她现在回来了,情绪还很不稳定,为何要折磨她?”我走进去说道。小庄跟着我进来,他靠在女孩身边,免得老刀的人对女孩再做出其他举动。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老刀笑道:“袁圭,你小子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你知道我们为了抓这个绑架犯花费了多少心血?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你是谁?从首都来的就了不起?我今儿就要把这绑架犯给审出来,你要是敢碍事,我叫你立马滚回首都去。”

“你要真有那个本事,我早就收拾包袱走人了。刀京龙,你就是一土霸王,你根本不懂如何办案?你只会滥用私权,你这个虚伪的人,你真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我这会儿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胆量,直接跟老刀杠上了。

“你这个蠢货,你在沐城县把我惹恼了,你以为有好处?我会让你寸步难行,让你永远也别想找到你的老师和学姐。”老刀一把将我抓住。我并不怕他,反而跟他缠在一起。我们俩都怒了,怒气冲昏了头脑,眼看就要干起架来。小庄、杨彪、张潮、马寨几人知道不妙,赶紧过来把我们给分开。

老刀一身蛮力,死也不肯放开我,嘴里还在不干不净地骂着。我没想到他脾气如此暴躁。

“你们这是干什么?耍流氓?”我们吵吵闹闹,拉拉扯扯的时候,罗敏慧局长出现在门口。罗莎莎跟在他后边,还是罗莎莎机灵一些。

罗敏慧进来后,我们立马安静下来。我不满地站着。老刀嘴里还在喋喋不休骂着。罗敏慧叹了一口气说,“你们这样子是做什么?自己人打自己人?要是传出去,只怕要给天下人耻笑。刀京龙,我一天不管你,你真拿自己当皇帝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局长?案子一个又一个,闹得满城风雨,县委、市委、省委、市局、省局都发话了,案子必须在两个星期内破,你们还好意思在这争。”

罗局长的话说得我们特别惭愧,一个个闭着嘴,绷着脸,不敢出声。

罗局长走到我面前说:“小袁同志,你也别委屈,很多事情你也做得不对,你要查案,我也没有拦着你,但你得讲规矩,不能随便乱来。”

“局长,你说得对,是我不对,我向刀京龙支队长道歉。”我朝一脸不开心的刀京龙赶紧道歉,连罗敏慧都出面了,我不能揪着不放。

老刀没有领情,只是冷哼一声。

罗局长走到女孩面前,他看了一眼女孩,再看一眼我,“小袁同志,这个女孩先交给你,你可给我把她看好了,不许出任何差错。”

我看了一眼女孩,女孩竟然朝我咧嘴笑起来。

“局长,你不能……”老刀不满意地说。

“你那点心思我懂,这次,我的做法没有不对,你自己先把自己管理好吧!脾气那么臭,能让人信服?你要是对我不满意,你可以去上级投诉我。”罗局长训斥道。

老刀咬咬牙,看了我一眼,看了女孩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我看到老刀双拳紧握,他似乎很不服气。

这件事被罗局长处理后,我带着女孩离开公安局。

走到公安局门口,罗莎莎微笑着追出来,她拦住我说:“龟爷,请你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老刀他有自己的苦衷。”

“苦衷?”我疑惑地问。

“老刀的女儿刀萍,年龄跟这女孩差不多大小。两年前,他女儿在放学回家的途中被人绑架,至今下落不明,从那以后,老刀他脾气变得特别粗暴。唉,我只能说这么多了,望你能体谅一下老刀的脾气。”罗莎莎说完,眯眼一笑,转身踏着轻盈的脚步回局里。

她这话回荡在我心里,我感觉自己打翻了一个五味瓶,心底啥滋味都有。

“喂,你就是我爸最看好的刑侦学天才袁圭?龟爷?”我思考着,跟我出来的女孩突然打断了我。

“你是?”我顿时傻眼了,盯着女孩看着。

“白火火,看来我爸没有跟你提起过我,他倒是在我面前经常提到你。呔,我爸也太不公平了,我长得这么漂亮,他也不给你推荐推荐。”女孩嘴角飞扬,笑着说。

我心里边咯噔一下,原来是白牧奎教授的千金,怪不得脸皮这么厚。

我想不通的是,一向在首都某高中念书的白火火怎么会在千里之外的沐城县成为“失踪者”。她和白教授、祝淇学姐之间的失联有联系?面对嬉皮笑脸的白火火,我一下子懵了。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男生小说研究所,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相关资讯
  • 脑洞大开的梦幻之作《极品小神医》,主角手段了得,值得收藏!

    第六章 让吴石出来见我 “反正你在松江,也只是学生,用不到多少钱,想要用钱的话,自己去赚,不过,让我知道你要是敢用我教你的功夫去干坏事,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喂喂喂,师父?” “嘟嘟嘟……” 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阵阵的忙音,弄得楚天寒是一脸地懵逼…… 哎,世态炎凉啊。 看来,想要一直在希尔顿酒店住下去的想法行不通了。 ...

  • 扛鼎之作《极品赘婿》,天若弃我,天亦可欺!

    第六章 睡还是不睡 许晴跟江成刚刚进屋走到客厅,就听到了李新月说出了自己丧偶的话,立刻不满的说了一句。 虽然许家跟周家是世交,自己老妈跟李新月是闺蜜,可是许晴依然很讨厌周麟母子,这才如此不满。 李新月闻声连忙看了过去,就见到了许晴和江成正站在一起。 “江成?” 李新月原本听人说江成自杀之后,在医院都躺了七天了,肯定活不...

  • 口碑之作《藏地追踪》,拯救你的书荒时期!

    第七章 二龙山 于苏穿着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雪白的皮肤趁着黑色皮衣,加上成熟女性完美的线条,我还以为一眨眼来到好莱坞片场了。 这时就听雷子在我下面直叫:“我靠,合着咱俩都是跑龙套的,正主才出场!” 我这才意识到我跟雷子的姿势有些不雅,脸一红就了站起来。 雷子看着于苏,瞪眼道:“我说香酥鱼,你貌似来晚了点。” 于苏噗嗤一...

服务项目

TOP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绵阳灵通电讯设备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